分类目录归档:未分类

​PlayStation 4 推更新型号,另加入 1TB 大容量版本

开售接近一年的 PlayStation 4 撑到 E3 完结完满结束之后,也终于要迎来更新了。在本月底,索尼将会推出新的 CUH-1200 系列,它比前代的重量减少 10%(变轻了也不会带着它四处跑吧?)、耗电量减少 8%、硬盘上盖表面更改用雾面设计。售价仍定为 399 美元,并预定在本月底先在日本推出。本地的上市信息虽然没有提及,但近期会去香港的朋友不妨可以期待一下在暑假开展的动漫节(Kerker~)。

另一方面,索尼深明各位玩家在怀疑自己的主机能否承受新公布的大量新作,所以会来月于欧洲地区加推一款拥有 1TB HDD 的「Ultimate Player Edition」,售价待定。可是会否引入亚洲地区却没有消息。

 

3 

​PlayStation 4 推更新型号,另加入 1TB 大容量版本

读者回应 (第 1 页 / 共 1 页)

对此文章发表回复

发表您的意见时请维持与此文章的相关性:不适合或是单纯宣传的内容可能会被删掉。您的 e-mail 只会被用来确认您发布的内容,绝对不会出现在网页上。当您第一次输入姓名和 e-mail 后,系统将会寄给您一封确认信,并在确认信中附上一个您专属的密码。往后使用这个密码发表意见时,不须再次确认。网友如果想要建立一个简单对外的超级链接 URL(包括 http://)或电子邮件连结,我们将会帮您建立连结,所以在您发表的内容最多可以放三个 URL。另外,系统将会自动分段及换行,不需要再另外填入 HTML 程序代码。 –> 还有啥地方,随时和我们说。

小床垫也有大生意,Casper 获5500万美金B轮融资


虽然越来越多的公司都在志力于跟踪你的睡眠状态,但有一个团队正在反其道而行之,它重新设计改造了看似最不起眼的床垫,目标很简单,就是想让你实实在在地睡舒服了。

没有实体店、刨去中间商、试用40天、用户体验至上…… Casper是家总部位于纽约的初创公司,它试图改造传统床垫生产和销售的方式,垂直整合整个床垫产业。据WSJ消息,公司日前获得了5500万美金B轮融资,由Institutional Venture Partners领投。

2014年美国睡眠协会(Better Sleep Council)的一份调查显示,大部分消费者不知道应该多久换一次床垫,以及合理的预算应该是多少,他们还常常被各种各样的产品和术语搞得眼花缭乱。

Image title

Casper从中看到了商机,由此发明了一种新的床垫,将记忆海绵和乳胶海绵融合在一起,让任何体重和睡眠姿势的人都能获得更好的睡眠体验。乳胶床垫的价格通常在1500美元左右,而Casper 由于直接从官网销售产品,整套销售流程绕开了诸多中间参与者(比如:零售商、手续费、仓储),省去2/3的成本——过去要卖3000到4000美元的产品,如今(所有尺寸)只要1000美元以下。

联合创始人兼CEO Philip Krim表示,此轮融资将主要用于加强供应链和物流的管理,并且计划在欧洲设立总部。他还透露,未来Casper可不止卖床垫了,包括枕头和床单的一系列“睡眠生意”他们都打算承包了。

原创文章,作者:人人酱

三星发布千元级手机 | 爱范早读

1. 进军中低端市场,三星发布千元级手机。三星电子昨日在北京发布 Galaxy J 系列新品,即三星 Galaxy J5/J7,主打美拍和性价比,售价分别为 1398 元和 1798 元。Galaxy J 系列搭载安卓 5.1 操作系统,以及 500 万像素、F1.9 大光圈前置镜头和补光灯,J5 和 J7 分别配备 5 英寸和 5.5 英寸高清屏,还有以往三星高端机才具备的三星智能管理器、S 助手和 NFC 功能。

2. Apple Watch 2 细节曝光。苹果公司刚刚于 4 月份推出其首款智能手表 Apple Watch,据说其现在已经开始着手设计新一代智能手表 Apple Watch 2 的新功能。9to5Mac 的马克·古尔曼(Mark Gurman)援引消息人士的话称,新一代 Apple Watch 将配备可用于视频聊天的摄像头,并且添加其他新功能。

3. 消息称蚂蚁金服完成私募,估值超 400 亿美元。彭博社今日援引两位知情人士的消息称,阿里巴巴旗下金融服务子公司蚂蚁金服以私募(Private Placement)形式完成了一轮非公开股票发行,为其估值 400 多亿美元。其中一位知情人士还称,蚂蚁金服 6 月 25 日还将推出互联网银行“MYbank”。蚂蚁金服由阿里巴巴董事长马云控股,运营着支付宝等业务。

4. 马云:30 年内机器人产业会有飞跃发展。在日本东京举办的全球首款情感机器人 Pepper 发布会上,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预言,“30 年内机器人的产业会有飞跃的发展”。同时,马云把赋予 Pepper 情感的做法,称为“第四次产业革命”。

5. 中国将建重要网络设施安全保护制度。《经济参考报》记者日前从权威渠道获悉,近期国家开始启动国家信息安全审查、关键基础设施保护和互联网信息服务等方面的专项立法,目前立法草案第一轮针对行业内的征求意见已经结束,按照计划最快有望明年出台,其中一项重要内容是下一步国家将有望建立重要网络设施安全保护制度并由国务院制定具体保护办法。

题图:unwire

詹姆斯·霍纳坠机身亡,我们失去了这位写过《泰坦尼克号》、《阿凡达》主题曲的天才

美国当地时间周一(6月22日)早9点,著名美国电影配乐作曲家詹姆斯·霍纳(James Horner)的私人飞机在距加州圣巴巴拉(Santa Barbara)市以北60里处坠毁。警方称,坠毁时机上只有一名飞行员,且已在坠机事故中身亡。美国娱乐网站「Variety」率先证实了该飞行员正是霍纳本人,而就当人们还在期待奇迹发生时,霍纳的助理Sylvia Patrycja在Facebook中发布状态:


“我们失去了一位心胸宽阔又才华横溢的杰出人士,他是在从事自己热爱的事情时离开的,感谢大家的支持。”


该信息再度证实詹姆斯·霍纳已罹难,享年61岁。


詹姆斯·霍纳,这个名字对于许多中国影迷来说可能并不熟悉,又一次,我们是在一位艺术家永远地停止了创作时,才刚刚了解到他惊人的才华。


才华:从《泰坦尼克号》到《狼图腾》


詹姆斯·霍纳曾为许多好莱坞电影创作配乐,其中最著名的当属他为《泰坦尼克号》所创作的《My Heart Will Go On》,1997年,霍纳也正是凭借此一举获得奥斯卡最佳原创音乐奖和奥斯卡最佳原创歌曲奖两项大奖。在骤然结束的一生中,他一共11次获得奥斯卡音乐奖提名,4度赢得格莱美奖、2次获得金球奖。其他中国观众较为熟悉的作品还有《燃情岁月》(1994)、《勇敢的心》(1995)《美丽心灵》(2002)、《阿凡达》(2009)和今年年初在中国上映的《狼图腾》的配乐。


詹姆斯·霍纳1953年出生于洛杉矶,父亲是一位捷克裔移民,也是一位布景设计师和艺术指导,也许正是在父亲的影响下,霍纳和他的哥哥都和艺术结下了不解之缘,霍纳的哥哥是一位作家和纪录片导演。


霍纳自5岁起开始练习钢琴,早年曾在伦敦的英国皇家音乐学院学习数年。后来在美国电影艺术的顶尖学府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取得博士学位。


1979年,霍纳开始为创作电影歌曲,一开始,他是为美国电影学院及新世界电影公司出品的一些低成本恐怖片或科幻片配乐,3年后,霍纳以《星际争霸战2:可汗怒吼》主题曲打入好莱坞的一线作曲家行列。


1986年霍纳依靠为卡梅隆执导的科幻片《异形》的配乐首度获得奥斯卡原创音乐的提名,隔年更以《美国鼠谭》入围奥斯卡最佳原创歌曲提名,在1997年,霍纳为《泰坦尼克号》创作的主题曲《My heart will go on》不仅赢得奥斯卡最佳原创歌曲,更成为史上最卖座的电影原声音乐专辑,全球大卖超过3000万张。


霍纳擅于为剧情片作曲,在创作风格上,他偏爱用古典交响乐和有地域或时代特征的大气乐曲为剧情主线做铺垫,用紧凑加快的管弦乐配合剧情突变的节奏和戏剧矛盾的顶点,如果你正在回顾他的作品,你能很明显地感受到这种特点。


霍纳非同一般地热爱古典交响乐,在百度百科他的词条中,有一段这样的描述:“他认为面对古典交响乐和电影音乐的创作选择,他会选择交响乐,理由很简单,作曲家可以被电影画面感动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可是回到键盘上作曲的时候,根本不可以天马行空去发挥,必须紧紧盯着电影画面,数着秒针和底片格数,清清楚楚地计算出音乐的起承转合。而且,电影导演留给音乐发挥的空间通常不过三五分钟而已,音乐气势才要蕴酿上扬,马上就得草草结束,实在不过瘾。”


争议:音乐的借用


许多詹姆斯·霍纳的作品都混合了他自己早年的作品,或者包含了摘编或改编的其他古典音乐家的作品片段。例如,他在《星际迷航II:可汗的愤怒》和《星际迷航III:魔宫龙虎斗》的作曲中就摘编了原苏联著名作曲家、钢琴家的作品《亚历山大·涅夫斯基》和《罗密欧与朱丽叶》,电影中英勇主题的部分和高潮战斗场景则分别根据罗伯特·舒曼的《莱茵交响曲》和瓦格纳和奥尔夫的作品改编和摘编。


虽然“借用音乐”自中世纪以来已经司空见惯,且有大量的音乐家都在自己的作品中广泛借用着前人的经典,但仍有一些批评家认为霍纳借用其他作曲家以及他自己的早期作品的方式,使他的作品缺乏真实性。


再有才华的艺术家都免不了遭受质疑。然而当我们回想起霍纳,这些争议都会难寻踪迹,我们耳边还会响起永恒经典的《我心永恒》。

虎嗅个人微信号huxiu302,欢迎勾搭,勾搭时注明工作背景(如创业者、营销人)哦
点此全站设置为大字体 本设置保留在浏览器内

A+ A-

33个涨停板背后的暴风魔镜,究竟是个什么鬼


文 | 漠影 翰阳 晓生


虚拟现实正值风口,暴风影音也赶上了这阵东风。


作为当前国内虚拟现实领域最土豪的一家,暴风影音旗下的暴风魔镜可以算得上是市面上最博眼球的一款产品。不过在风光的表象之下,其真的是一款可以代表虚拟现实前沿技术的产品吗?在经过一番调查之后,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认为,也许不然。


摆在面前的有几个很直接的问题:


1、暴风魔镜到底是不是一款所谓的虚拟现实产品?


2、推出了3代,到底有什么技术含量?


3、魔镜的故事到底有什么想象空间?能否撑起其33个涨停板?


直面这几个问题,答案会让很多人大跌眼镜。


暴风影音的虚拟现实眼镜计划始于2014年7月。当年9月1日,首代暴风魔镜发布,售价99元。用户可以借助其并通过APP,实现对手机上视频内容的3D效果观看。


仅仅3个月后,暴风魔盒便发布了第二代产品。相比首代产品,暴风魔镜2新增了瞳距调整及物距调节功能,并采用了树脂镜片和类皮质眼罩。同时,针对散热问题,其还将前盖更改为镂空设计,增大了散热孔。


6月4日,暴风魔盒第三代产品亮相。升级方面,暴风魔镜3将可视角度由48度提升到了98度,并通过算法对部分Android机型的性能做出了优化。此外,暴风影音还宣布向第三方虚拟现实头盔厂商开放了其“沉浸技术”的SDK。


相比于此前国内很多的虚拟现实技术创业团队,暴风影音自始至终都要高调的多。那么,其产品真的就如同其所宣称的一样开启了一个虚拟现实的新纪元吗?


就技术问题,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与国内较早涉足于虚拟现实领域的蚁视科技CEO覃政和曾担当谷歌CardBoard代工的邓力彰进行了交流,同时也听取了正在从事VR播放平台创业的焰火工坊团队、研发VR眼镜的多哚技术负责人进行了探讨。


从产品形态来看,暴风魔镜和虚拟现实的代表Oculus并不能相提并论,类似魔镜、谷歌CardBoard的产品,更像是一个手机屏幕的观片器,本身结构和光学原理比较简单,也没有显示模块,只借助手机屏幕观看。而Oculus是有完整的显示输出屏幕、内容SDK以及兼容第三方视频出入的,从这一点看暴风魔镜凭这么一款简单的产品就认为自己堵在了VR(虚拟现实)的风口,是有些夸大其词了。


从中我们了解到,暴风魔盒的三代产品分别采用了不同的技术方案,主要涉及光学原理和设计风格的差异:


第一代产品使用的是直径50mm的菲涅耳透镜,其优点在于轻薄并可满足投影机级别的成像要求。不过,可能是由于生产精度问题,暴风魔盒1出现了较为普遍的反光、雾化和成像不清晰现象。实际上,其并不是一个成功的产品。


第二代产品采用的是普通的树脂材质透镜,并改善了上一代的焦距、散热等问题。不过,由于支持了过多的手机型号,导致其兼容性不佳。“原理基本就是按照谷歌CardBoard抄出来的,但对这个产品理解不好,只抄了个外形,没抄到内涵。”


第三代产品改为大视角沉浸式透镜,这个方案与三星和Oculus合作推出的GearVR的原理类似。业内人士分析,在不计算模具费用的情况下,其物料成本约在20至30元之间。


实际上,暴风魔镜一系列产品的研发始终处于“三个月出一个方案,每个方案都不一样”的状态。而单从技术的角度来讲,其也并非是真正的虚拟现实眼镜,更多的是一台支持全景视频的3D眼镜。


这种迭代让业内人士很费解的是,按照正常的逻辑,一个公司的产品应该是不断迭代升级,而暴风魔镜是每一代在重复做一个产品,而产品设计和原理相差很大。在研究了其第三代产品后,一位从业者说,从部件结构和整体设计都与三星Gear VR极为相似,这肯定不是巧合。


延续性的缺乏和雷声大雨点小,使得不少人都在质疑暴风影音做虚拟现实技术背后真正的目的。为此,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采访了多位业内人士,得到了以下几个观点:


1.看好前景:


据公开报道,暴风影音的开发进程始于2014年7月,而这是个相当微妙的时间节点——当年3月,Facebook耗资20亿美元收购了Oculus,将虚拟现实技术由开发者层面推向了资本的前台;同月的E3大展上,索尼展示了ProjectMorpheus原型机,正式公开了其虚拟现实项目;而在当年6月,谷歌在I/O大会上刚刚发布了其第一代CardBoard,为消费者带来了一个廉价版的虚拟现实眼镜解决方案,纸壳做的CardBoard和第一代的暴风墨镜非常相似,只不过后者采用了塑料外壳,推出时间前后相差3个月。


基于此,做视频播放器起家的暴风影音看中了虚拟现实技术其实也并不意外,而数据也证明了其前景——根据Digi-Capital的调研报告显示,到2020年,虚拟现实技术市场规模将达到300亿美元,年复合增长率99%。


2.推高股价:


自去年3月24日在国内A股市场上市以来,暴风影音在头31天内完成了破天荒的30个涨停。时至今日,暴风影音的股价高达307元,而其当初的发行价仅为7.14元。


多数观点认为,暴风影音的高股价与其主打的虚拟现实概念是正相关的。不过,将其完全归结于这个概念也是不合理的。由于国内股市的特殊性,作为“国内A股上市的比较早的、少有的、真正的互联网公司”,暴风影音获得高溢价是比较正常的,“即便没有虚拟现实这个点,也会爆发”,虚拟现实更像是一个锦上添花的事情。


3.欲做平台:


如今,是个像样点的互联网公司都在做平台、做生态,暴风影音也不能免俗,“硬件+内容”的模式对于其也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实际上,对于暴风魔盒来说,其无非就是另一个播放器,解决其中的内容才是关键所在。


结语:


从硬件本身的角度来讲,暴风魔盒并不是一个很有技术含量的产品;从迭代升级的方面来看,其也并不具备开发策略的延续性;而从市场的观点来说,其又混杂了太多资本层面的动机。


对于股价如日冲天的暴风影音来说,这的确是个好故事。但对于行业而言,仍很难说历经三代的暴风魔盒是个好产品,甚至只能说是借了虚拟现实的噱头。一言以蔽之,暴风魔镜就是一款小儿科的硬件产品,吹起了一个巨大的股市泡沫,如果没有真正的创新,无论是硬件形态或产业新玩法,迟早都会破。


智东西(公众号:zhidxcom),智能硬件媒体,专注报道全球智能硬件创业者和产业链。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虎嗅网立场
点此全站设置为大字体 本设置保留在浏览器内

A+ A-

用微信扫描二维码
快来“打”我呀~

毕业季2015@浙江工商大学|呓语清晨


再一发有趣的毕业设计,相信很多人都有过把自己的梦记录下来的想法,想着以后可以写本故事书,可以写个剧本日后拍成大作,作为动画人便会用动画来表现自己的奇思妙想。喃喃低吟似梦语,就是整个短片整体氛围,我们来看看作者想给我们絮叨些什么……
0709_23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TI5OTMxMTQ0OA==.html

AT:给大家做个自我介绍吧

林瑶:我是来自浙江工商大学的林瑶,我是《呓语清晨》的“爸爸”。很多人看了我的作品,第一句话常常是“配音很可爱啊!是谁配的啊”,第二句就是“你的动画片很有风格啊!”其实,我并不觉得我的短片多有风格,因为铅笔风格的短片,实在是很多,可能近几年很少有人做,可能今后只有在毕业设计或像独立动画人才会做了,还蛮想继续尝试的,哈哈哈。
很少看书啊,因为有阅读障碍啊!看书特费劲,最近,看了一本马尔克斯的小说。花了一个多月才看完(外国人名字不好记啊,常常要回过头去翻翻谁是谁,后来才知道可以把各个人物的名字写在纸上。)因为是讲爱情,所以,单身旺看完感动的稀里哗啦,哈哈哈,特自豪竟然有耐心看完一本小说。爱好其实不多,之前常常去骑车爬山,之后忙(lan)于(duo)(cheng)(xing)就没有骑的很多了。不是呆在宿舍就是实验室,对网络很依赖啊!很爱看节目,很爱访谈节目(锵锵三人行,康熙来了)爱画画的时候就爱听这两个节目,因为比较有趣,在毕设的时候听了很多奇奇怪怪的话题,听到了奇奇怪怪的观点。可能对自己奇怪的风格产生一些影响吧!哈哈哈,快去听吧!

AT:你的作品看着很逗,似没睡醒的胡言乱语,什么契机让你想做一个这样的作品?

林瑶:第一个剧本放弃掉后的两个月,陷入了困境,因为实在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又不能不干活吧。就每天画些小人物,写一些配文。就这样到了要去见老师的时候了,压力有来了。算是对自己生活的一总结吧。见老师的前几天早上,突然从床上蹦起来,写了这么一段话。
然后,之前大量的画的小人物以及小插画整理了一下,做了一个分镜。感觉还不错,老师也觉得不错,再测试一两个镜头后,觉得可以,就这么终于开始做了。

0709_3

0709_18

0709_15

0709_13

0709_11

0709_4

AT:短片中的零零碎碎的故事是取自生活么?介绍下角色背后的原型

   林瑶:是的,就是自己对自己生活的一段总结,其实讲的都是成年人的事情,通过小孩子口说了出来。小孩子讲出来不会想的矫情。特别害怕矫情,所以,用可爱的小妹妹的声音,遮挡了这段侨情的文字。
背后的原型应该就是我看的,听到的一些事情,当然自己肯定是最大一部分。像清晨没醒讲梦话,应该就是当时我的反应,然而,我之后想到了之后起床了,写了下来,应该这么说,我起床写下了我的梦话,哈哈哈。平时很注意观察人,估计一大批动画人都有这个
毛病。虽然,不能把看到的每一件有趣的事情记下来,在自己的脑子里留下一些印象也有一些影响吧!我常常会这么想,看到的,听到的,不会是一件无用的事。大概这就是原型吧

0709_19

0709_20

0709_21

0709_22

AT:谈下你喜欢的动画师和艺术家(我猜蒂姆伯顿?哈哈)

林瑶:哈哈哈,对啊,超级爱蒂姆伯顿。我发现我在朋友圈传的第一张画,就是蒂姆伯顿风格的眼睛。他很coooool,我不觉得他是一名动画导演,觉得他更像是一造梦师,就像宫崎骏一样。我想在这个很小的星球上,有一群自称不是动物而是物种。就是有这样的奇奇怪怪的能力,不能说是创造,而是发现了各种各样的事物。我们在大量的前人的留下的经验和美好的影像的基础上进行继续发现,循环往复。当然蒂姆伯顿也受了前人的影响,而留下了那么精彩的蒂姆伯顿,所以么,我们这群小屁孩也会继续怎么做,试图留下点什么呢!!!!!

AT:平时的灵感来源是什么,用什么方法来记录?

林瑶:向大多数人一样,我有一本小本子,记着有趣的事,有趣的人,有趣的涂鸦。这里的有趣大概是自己觉得有趣的事物,可能在别人眼里是无趣的呢!怎么说呢,烂笔头还是很有效的。有想法就记下来吧,哈哈哈哈哈哈。

AT:你的音乐前后随心情变换蛮大的,你在动画表达上有什么心得?(可以讲下故事情节的选择确立与角色风格设定等等)

林瑶:好难啊!这个问题是一直逃避的问题,写论文的时候,也需要写这类解释。实在是先有后者啊,归类好难!我常常和问我的人说,大概室友缘分吧!刚好有那么几段音乐在哪里等着我(额额,在这里非常感谢,那些音乐人啊)

AT:在毕设的创作过程中,有哪些趣事和困难?

林瑶:中期和后期的时候和另一组一起公用一个实验室,虽然日子不多,但,每天从早见到晚,一起吃饭的时候看娱乐节目;有时候会一起讨论片子;有时候会和实验室的可爱的小美女老师开开玩笑。大家呆在一起做事的感觉真的很棒!
我们的短片在后期剪辑的时候,遇到了点麻烦,始终达不到很好的效果,后期搭档也疯掉了。因为到了最后一段时间,学校里有一堆杂事消耗了不少查克拉。最终版本,是我和后期阿杰在老师的工作室,头脑风暴了一会会儿就搞定了,真的是一会会儿,老师在身边效率嗖嗖的。
偶尔,也去看了别组的状态也是,打了鸡血的呢!
不过,最后大家都很开心的结束了这段脑子里从打结,到解开绳子的酣畅淋漓的一场赤鸡的经历,哈哈哈,圆满了。。。

AT:看你平时画画也很多,动画和漫画,你更喜欢用哪种方式来表现?

林瑶:其实,很少看漫画、动画,特别是日本的动画,觉得大同小异,很无趣。
动画周期很长,所以,常常会画些小的绘本,发在朋友圈或微博给自己的朋友看看。通常是,一阵儿一阵儿的,会在一到两个月连续不断的每天画一些。查克拉用完了就停一段时间,补一补电影,电视节目以及杂志等等。很享受这种连续画画的日子。

AT:已经毕业了,对曾经的自己有什么看法,对今后的生活有什么打算?

 林瑶:先让自己活下来,一有机会就扑动画。

作者信息:
名片



我男友有抑郁症


文  方悄悄

  (1)

  我男朋友有抑郁症。

  我也有。

  事实上,我们就是在安定医院看诊的时候认识的。安定医院,是国内一家能治疗抑郁症的正规医院,但是在那看病的过程,却往往能加深你的抑郁。根据医嘱,我两周要去医院一次,不知为什么,每一次去都能碰见一个精神病大妈,大概是迫害妄想那一款,只要稍微蹭到她一点裤腿,马上就会嚷嚷起来,问我是不是想害她。

  这个时候只能咬紧牙关沉默不语,直到医生把我叫进诊室。

  男朋友应该也是这个感觉,我没有问他。作为抑郁症患者,很多时候都能心灵相通。

  其实,在确认罹患抑郁症以后,我曾经严肃思考过,自己是不是不应该再谈恋爱了,否则会对别人造成伤害。但是遇到他以后,“反正对方也是抑郁症啊”,这样一想,道德上的负疚感就无影无踪。

  男朋友是不是也是这样想?我没有去问,因为真实的答案也许是很伤人的。

  我男朋友长得很帅。如果不帅,我大概也不会跟他谈恋爱。抑郁症,究其本质,并不是痛苦,而是对世界上的一切缺乏兴趣,到最后,它让人连起床的动力都失去,只能躺在原地,慢慢死去。

  人为什么得上抑郁症?是否有一个触发的点?很多人都觉得我是因为上一次失恋才抑郁起来的,只有我自己知道,并不是这样。

  回顾自己的人生,我觉得算不上特别幸运,但也并没有不幸。出身在一个既不富裕也不贫穷的家庭,脑子不笨也不算特别聪明,在考上大学以前,也没有什么青春叛逆期。大学时期,跟既不寒碜也不是富二代的男生谈过一场恋爱。两人上床是在大四那年,上完床之后不久就分手了——意料之中的事。

  在我的人生中也曾经有过绮梦。但是,随着生活、更准确地说,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些五彩斑斓的幻想都渐渐褪去了颜色。大学毕业以后我又谈过几次恋爱,每一次恋爱结束,都满怀信心觉得自己下一次能找到更好的,但是这种信心也在不知不觉中消失了。上一次恋爱是在结婚前夕被劈腿分手,人人都觉得我深受打击,其实根本没有,那个男人虽然各方面条件都不错,但却是个无法挽救的光头,跟他分手以后,我简直如释重负。

  如果抛开抑郁症的因素,现在的男朋友,应该是我交过的男朋友里最好的。

  最最好的。

  单是他的那一张脸,就足以让我心醉神迷。

  比吴彦祖帅,比金城武帅,那种帅可能难以用语言形容。谈了恋爱以后,我们有一次窝在家里看片,看《佐罗》,我对着电视喊了出来:“原来你长得像阿兰德龙!”

  “是吗?”他缓缓地转过头,好像在对我的无聊表示愤怒。

  他的病情可能比我严重,我没有去问医生(问了也不会告诉我),但我能感觉得到。

  我是单向抑郁,而他的症状更像是双向情感障碍,因为他会有一些莫名其妙容光焕发的时刻,那种时刻,他就像一个明星般熠熠生辉。

  我们一起去参加朋友聚会,他会在上面打鼓,唱歌,英文说得跟母语一样棒。在那次聚会之后,有好几个女性对我男朋友产生了爱慕之情,其中还有一个是长得真正漂亮的,但是,当我们沉默地穿过弯曲的胡同,走在回家的路上,我能感觉到他的情绪,不,是他整个人,都在微微地发着抖,对我的每一句问话,都冷冷地回一句:“随便你。”

  这时候我就知道,他还是我的男朋友,既不用担心别人爱上他,也不用担心他爱上别人,或许他也并不爱我,但这也不是他的错。

  在去正式就医之前,我自己查过很多关于抑郁的资料。据说,导致抑郁的原因,是因为缺乏三种神经递质:多巴胺、血清素、内啡肽。

  这三种神经递质,需要的时候就分泌,不需要的时候就不分泌。恋爱的时候,大脑会刺激分泌大量的多巴胺。多晒太阳使人分泌血清素。慢跑促进分泌内啡肽。

  是什么时候,我的身体提示,我不再需要这三种物质了呢?它们是在某一天,突然决定默默地从我血液里消失了吗?我辞掉工作,拉起了窗帘,在房间里躺了有半个月,这半个月里我唯一的生命活动就是打电话叫外卖,而且连外卖餐盒都不出去扔。每一天早晨起来的时候我都想,今天一定要上网挂号了,但是,号也挂了两次,都白白错过了。我看手机新闻说,北京市已经推行个人信用体系,预约挂号爽约两次,就取消全年的预约权。于是我几乎怀着恶作剧的心理挂了第三次。

  没想到,这一次还是成功了。

  莫非计算机系统出了问题?还是我之前以为自己挂号,但其实只是做梦?第二天天气很差,刮着大风,我用一块很厚的围巾把头层层包住,终于出了门。

  医生对我说:“没关系,每一个抑郁症患者,都会经过很多次的反复和爽约,才会最终来就医的。”

  我问他:“所有人都最后会来吗?”

  他说:“出现在我面前,就是你自我治疗的第一步。”

  测试的结果,我的抑郁是中到重度。医生说,像我这样受过良好教育的年轻人,只要坚持吃药,坚持复诊,坚持一定量的运动和规律的作息,好转的可能性很大。

  “只能好转,不能痊愈,是吗?”我问。

  医生思索了几秒。最后他这样说:

  “俗话说,人生识字忧患始。抑郁情绪,是我们终其一生都要与之作伴的。但是,健康的人,只要生活中有了有益的变化,或者自己做一些有益的事情来调节,就会能暂时性地摆脱这种情绪的控制。这就是我对抑郁症的理解。”

  医生给我开了足量的药。“早晨吃一次,晚上吃一次。吃完之后,情绪可能会短暂地过度兴奋。这种情况很正常,千万不要因为恐慌就停药。两个星期之后请来复诊,我会根据情况调整你的药量。”

  走出诊室,我凝神看了四周。周围的人并不全是抑郁症。狂躁的、精神分裂的、看上去像痴呆的人,让我既觉得恐怖,又有一种劫后余生的幸运之感。

  这时候有人问我:“一起去吃饭吗?”

  这个人就是我的男朋友。

  他对我说,他就是我医生的上一个病人,也就是说,他出诊室的时候我就跟他打了照面,但是,我却对这件事毫无印象。

  “我刚才看到你,就决定坐在这等你出来。”他这样对我说,然后,对我展露了一个我今生都难以忘怀的笑容。

  他长得很帅,是我见过最帅的人,这一点不假。然而,那个笑容超越了他的帅。那个笑容甚至能让人完全忘了他的长相,只记得那个笑容本身。春风真暖,天空真蓝,湖水真清澈,那个笑容就是类似于这样绝对的东西。电流通过脊椎,骨头噼啪作响。

  在那之前我查过的资料里,有的说,抑郁症患者所缺乏的三种神经递质,也正是激发爱情和情欲的材料。

  换句话说,也就是一个严重的抑郁症患者根本无法感受到爱情,也不想跟人发生肉体关系。

  但是,在看到男朋友笑容的那一瞬,爱情、性欲,就像灰堆底下的火星,在我脑子里扑的一闪。

  虽然是如许微弱的、但依然是决定性的闪光。

  (2)

  认识的第一天我们去吃了牛排。夹着血丝的肉一块块从喉咙滑落到胃袋里,我们一边打嗝,一边灌下有着强烈单宁味道的红酒。

  认识的第二天,在他的房间醒来。

  认识的第三天,他搬来了我家。

  认识的第四天,我们一起出门慢跑。

  第五天,吵架。

  第六天,一起去买烤箱。

  认识的第二周,因为他不愿意去医院复诊,我跟他说了分手。但是,当我打了出租车赶到医院的时候,却发现他也跟着来了。看完病,又一起去吃了希腊菜。抑郁症这个病最好的一点,就是不用禁忌饮食。我们从拌了大蒜的酸奶里捞出小黄瓜,咬得咯吱作响。

  心情高涨的时候也是有的,那时候我们就在墙上挂满了即时贴,提醒彼此要做的事。

  要做的事情包括:早睡早起。吃早饭(自己做或买)。天气好的时候出去慢跑。每天洗澡。找新工作。给朋友打电话。按时吃药。开发新菜品(包括甜点)。学习一门新的课程。去欢乐谷玩过山车。

  不能做的事包括:晚睡(即便没有洗澡也要按时睡觉)。不吃药。连续上网超过2小时。不吃饭。暴饮暴食。发脾气。躺着不动。

  认识三个月,要做的事上几乎没有一件完成,所有不能做的事都被我们做了一个遍。

  首当其冲的就是找工作。这倒也罢了,因为复杂的人际关系对抑郁症可能很不利。我原先的工作是一家日报的美编,每天下午两点上班,晚上十点多还不能下班,过着几乎昼夜颠倒的生活。辞职以后,靠着做做设计,收入也还过得去。但男朋友从来不说他是做什么工作的。“也是设计师。”他这么说,但我从来没信过。我总疑心他其实以前是个演员,但不停地刷娱乐版,也看不到他的照片。

  吃早饭,坚持了一个星期,那一个星期我们也会把牛奶倒进麦片里,用微波炉加热,用吐司机加工超市里买的面包片,抹上黄油,把水果切成一块一块放进小碗里。但是,这种努力很快就烟消云散。这也无可厚非,因为有时候晚上为了赶稿会熬夜到三四点,胃口当然会变得很糟糕,别说早饭,一日三餐都打乱了。

  不吃药的原因是我们都对药有莫名其妙的抵触情绪,总觉得吃这种药会伤害大脑。

  最大的危机则总是出现在要去复诊之前,两人之间会爆发惯例性的激烈争吵。

  虽然第一次嚷嚷着不去看病的是他,但是,最后真正不去看的人却是我。

  不去看病的理由就是赶稿。我答应了出版社下午四点前给封面,而如果我在下午两点去看病,肯定做不到。

  “为什么不能跟人家说明情况啊!晚交一会儿会死吗!”

  “我不能拖稿。”

  “你傻逼吧。哪有设计师不拖稿的?”

  “我不拖。”

  “你是故意的,你就是故意的。”他恍然大悟,“你故意跟人家说今天交稿,其实就是不想去复诊。”

  走的时候他用力地摔了门。几乎在门关的那一刹,我就嚎啕大哭起来。一边哭,一边移动着手里的鼠标。

  我不能拖稿。我不能拖稿。这一点,我心里比谁都清楚。交稿线,就好像是一条连接着我跟外部世界的脆弱的丝线,如果这根线断了,那就——

  砰。一切都完了。

  但是,我还是没在四点之前做好稿子。出版社的编辑很友善,在那头一直等。他还不知道(但也可能已经知道)我有抑郁症的事。

  最后他问我:“你是不是太累了?好像没什么感觉。”

  我说,不累,而且我觉得这一版已经非常好了,我不知道你要的感觉是什么。

  “要不,你先休息一下,明天我们继续?”

  我还没来得及反对,他的头像一下就黑掉了。我呆了一秒,开始疯狂地往对话框里敲字。这辈子我可能也没有骂过那么多粗话,但是当时我觉得骂的这一切还不够。如果骂人话跟台风一样分级别,那些话绝对超出十四级,已经掀起数十米的海啸,所到之处无人生还。

  对方毫无反应。

  我张大嘴看着屏幕,突然一下悲伤透顶。想把那些话收回来也已经迟了。在对话框里敲下“对不起刚才我心情不好”,又默默删掉,因为这样看起来会更像一个神经病。

  我完了,我真的已经完了。心里的那根线,我原本小心守护着的那根线,不是断了,而是消失得无影无踪。哭也哭不出来,我走上了阳台。我们住的是一座很老的居民楼,房东没有封阳台。站在那块小小的、突出的空间上,我能闻到一种奇异的气味,好像什么东西烧焦的气味。

  我把半个身子探出阳台,想要寻找这种气味的来源。这时候,电话响了。

  是男朋友打来的电话。

  “你看到了吗,晚霞。”电话那边,他心平气和地说。

  是在他说过之后,我才看到晚霞的。虽然我其实早已站在了晚霞里。刚才闻到的那种烧焦的气味,就好像被太阳晒过了头的棉布衣服,缓缓地包围着我。这是晚霞的气味,是我一生中从没看到过的最盛大的晚霞。跟之前二十多年那些虚头巴脑的晚霞全然不同,这一片晚霞就像是从地底升起来的火焰,从地与天的交界之处一直燃烧到最远的天边,在这霞光的照耀之下,整个世界都好像摇摇欲坠了一般。

  现在,我就站在这样的晚霞里,拿着手机,扯着喉咙问男朋友:“你现在在哪里?”

  “我在回家的路上。”他说,“就在小区南边第一个,不,第二个十字路口。”

  他的声音很平静,好像他从出生就一直呆在那里,而且今后也还会一直留在那里一样。“请你在那里等着我。请你一定要等着我。”我啜泣起来。没有等他回答我就冲下了楼梯。一路上我跑得非常快,一刻也不敢停。当我找到他的时候,他正悠悠闲闲地站在红绿灯下。

  “你跑这么快干什么?我就在这里等你呀。”他对我说,并且微笑了起来。

  (3)

  出版社的编辑约我见面。说是因为最后定稿的封面很好,要跟我道谢。

  要推脱的话可以有一千个理由。但是,因为之前跟他说了那么过分的话,所以挣扎了很久还是赴约了。

  我比约定的时间足足晚了一个小时,他也没相信我“出门之前发现水管爆了”的鬼话,而是直截了当地问我:“你是不是病了?”

  我呆住了。

  “是抑郁症吗?有去看医生吗?”

  在得到了我肯定的答复之后,他问了我一个出乎意料的问题:“你今年多大来着?”

  “二十九。”

  “都难免啊。”他说,“人到了年纪,总有这样一个点,我也有过。”

  “你也得过抑郁症?”

  “那倒没有,不过也可以说差一点。”他挠了一下头,“三十岁那年,有大半年时间,整个人都非常阴郁的。那年做的书都卖得一塌糊涂,每天都在怀疑自己是不是选错了行,妈的进了一个夕阳产业,这辈子是不是已经完了。”

  他说这番话的时候显得非常轻松。因为众所周知,他已经度过了那段岁月,接连策划了两本销量超过一百万的书,在业界简直红得发紫。

  所以,我没说话。他接着说:“不过我可没想到你会得抑郁症。”

  “为什么?”

  “因为差不多你是我见过的最阳光的人吧。”

  “怎么可能。要不就是我装得太像了。”

  “不,这种事情怎么可能装呢,我又不是毛头小伙子。这么说吧,你那种阳光不是性格活泼,而是你很在意别人的想法……”

  “所以才得病的呀!”

  “不是不是,我想想应该怎么说呢……是这样,你给我的感觉,就是你总是发自内心地想要去温暖别人,发自内心地去理解别人,而不是出于什么目的。像你这样的人是很少的。”

  我不知道,他把我叫出来是不是就是为了对我说这些话。在我看来这多少有些莫名其妙,甚至还有点暧昧。果然,分手之前,他像忽然想起似的,问我现在的感情状况。

  “现在有男朋友。”

  “哦?”他做出一副稍有点过分的好奇姿态,“是什么样的人啊?帅吗?”

  “帅。”我说。想了一下又加上:“他也有抑郁症,好像比我还严重。”

  来不及欣赏对方瞠目结舌的表情,我就拦到了一辆出租车。怀着点报复性的恶意,我在出租车上笑得不可开交。

  (4)

  其实,我多多少少算撒了谎。

  因为,在看完晚霞的那一天,我和男朋友就约好分手了。

  那一天,我们在洒满着晚霞的街道上并肩走了很久。手牵着手一起去了菜市场。

  傍晚时的菜市场挤满了下班回来的人们,就像童年的清晨一样热闹。菜市场里的东西一点也没减少。红色的西红柿,紫色和白色的茄子,绿色的芥兰,红色和黄色的辣椒。圆的、扁的南瓜,长的豆角,豆芽水淋淋地堆在筐子里。各种肉,肥厚的排骨,钩子上挂着一条羊腿。鸡蛋在盆里挤得像要涌出来,活鱼有五六种,还有一些我都叫不上名字来的贝壳什么的,路过的时候,居然挤出水柱来喷了我一脸。

  我们买了很多的菜,两个人齐心合力地做好了。番茄鱼汤里撒上切碎的迷迭香,排骨炸得脆酥酥的,豆腐煎到一面变成金黄色,跟小葱肉末做了半汤,泡米饭最好吃。鸡蛋炒韭菜,有一点点炒过头的时候最棒,小土豆,在烤箱里整个烤熟了,蘸炼乳吃。我们吃到再也吃不动了,就往床上一躺。在微热的晚风中,两个人身上都是汗的气味,食物的气味,抱紧的时候,闻到的是活着的气味。

  活着真好。

  “你自杀过吗?”他忽然这么问我。

  “没有……”我一边回答,一边想着下午走上阳台的时刻。这时候为了赶走这种想法,又更大声地说了一次:“没有。”

  “我自杀过三次。”

  这是我们第一次面对面地谈起病情。但是,我没有问他“为什么”,因为这一切是没有为什么的。为什么我会得病,为什么我这么倒霉?为什么我的生活会变成现在这样?这个问题,似乎就跟“你为什么爱我”一样,其实永远没有答案可言。

  但是,我还是问了:“那天……为什么要在诊室外面等我?为什么是我?”

  他想了想。

  “那天我看病的情况很不好,已经治疗很久了还没有效果。走出来的时候,我又想死了,这时候我知道,非要找一个人拖住我不可。我当时根本没有力气走出去,旁边的人又都那么不正常。”

  我点点头。这是实话,他没有对我撒谎。

  “但是……”

  “别说了。”

  “但是”之后,无非就是那样的话。跟你在一起之后,发现你是一个好人,然后慢慢地开始喜欢你。这样的话,虽然非常善良,但是又有什么意义呢。

  “分手吧。”我说,“都去找一个正常人,或者独身,不要再继续沉溺下去了。”

  他说:“好。”

  几乎在他话音刚落时,我马上就睡着了。

  我是被他的哭声吵醒的。醒来时,他一只手绕着我的肩膀,一只手放在我的肚子上,头埋在我的颈窝,细声地哭着。但那并不是悲伤的哭泣,而是像达成了某种谅解……这一点我知道,因为抑郁症患者总是能这样心灵相通。他哭了很长时间,就像下了一场绵长的雨。在他的哭声里,我却感到自己一点一点变得坚强起来。

  第二天早晨,他走了。发现他消失之时,我几乎从床上一跃而起。昨晚吃过的碗盘已经刷干净,厨房被清理得闪闪发光。打开冰箱,还有昨天买的青菜和鸡蛋,我做了一碗面条,吃完以后打开了电脑。

  打开设计软件的时候,蹦出来一个新的文件。一开始我吓了一跳,还以为保存出错了。但是图案慢慢浮现的时候,才发现这并不是我做的……而是一个全新的封面。原来他真的是设计师啊,而且看上去比我厉害得多。坐在电脑前,我慢慢地、无声地笑了起来。

  (5)

  现在,我已经痊愈了。

  即使理论上不可能痊愈,但是,医生告诉我,不用去复诊,也不需要再吃药了。

  “你觉得自己有了什么改变吗?”医生问我。他其实很少跟我说这样不着边际的话。大概是因为,我们就要分别了吧。

  “我……变得不那么讨厌抑郁症了。”

  这是真心话。

  如果没有得抑郁症,我可能永远不会认识男朋友,仅仅这一点,就让我满怀感激。

  现在,如果让我回忆他的样子,首先浮现在眼前的并不是他的脸,而是那直欲将人燃烧的漫天晚霞。在那片晚霞中,在十字路口,他对我说:“我就在这里等你啊。”

  然后,我们就在那个路口分开,道别。

  如果当时跟他一起走下去会怎样呢?也许还会吵架,也许会不欢而散,也许会变成誓死不再往来的冤家,当然,也有可能两个人一起痊愈,但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

  所以,我很感谢,感谢我们有一次完美的道别,一次将所有的悲伤、欢乐、喜欢、哀愁和希望都囊括其中的道别。我们没有握着手说“要好好活下去”,但心里却都已明白,为了追回那最重要的东西,这一次无论如何都要坚强。

  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呢?是那宝贵的三种神经递质吗?那三种神秘的物质,除了让我们拥有感知世界的能力、欣赏美食的能力、欢笑的能力种种之外,是否在我们的血液里,埋下了关于某样东西永恒的憧憬?

  我已经预备好要向医生告别了。我深吸一口气,要独身奔赴可能艰险莫测的生活。这时候我忽然有种强烈的预感,当我拉开门,会有人对我说:“一起去吃饭吗?”

——————————————————————————

继续阅读:点点主站 有声电台 随机文章 美文日赏在微博 豆瓣小站

一篇看不过瘾?赶紧在微信关注美文日赏,每天五篇文章让你看个够!还有独家新书连载及赠书活动等你参与~扫描下面的二维码或者在微信内搜索meiwenrishang即可添加,更快捷的接受我们的信息,和我们互动吧

万物 app 的今天,签到也成了一门生意


在造访国外的公司、教授办公室、医院时,前台工作人员总会拿过来一块写字板,上面夹着个人信息表和保密协议等纸张让来访者填写,让漫长的等待时间平添几分乏味。万物 app 的今天,为啥还会有签到信息表这种逆时代的东西存在?

Envoy 这家公司专门为其他公司提供电子签到服务,只需一个 iPad 和一套软件就能省去传统签到的所有纸质表格。Envoy 目前客户包括 Airbnb、Pandora 以及硅谷的一大票科技公司,刚刚宣布获得 A 轮 1500 万美元融资。

不用在纸上签字后,体验要好很多。并且用了 Envoy 之后,访客的抱怨也明显减少。

不用签那一大堆东西最直接的收益者就是访客,其次,后台的工作人员整理档案的工作也被大幅简化。再者,一旦公司的前台变得清爽,访客对公司的印象又加上了几分。

Envoy 的服务具有一种天然的传播力。据福布斯报道,自 2013 年 Airbnb 采用了 Envoy 之后,Pandora 在造访 Airbnb 时发现了这个服务,便让自己的公司也用上了 Envoy。便捷的体验让 Envoy 在前台和访客的叫好声中迅速扩散到了更多的公司。

值得一提的是,Envoy 不但不免费,价格还不便宜:基本套餐价格是 99 美元/月,完整套餐价格是 249 美元/月。由于客户总是在“爽”了一把之后自发成为推广人员,Envoy 在没有投入任何促销和推广的情况下,每月环比收入增长率达到惊人的 20%,盈利能力堪称 BT。

大概 Airbnb 等公司用上 Envoy 时才猛然发现,自己正在用的纸张签到是多么的落后。用 iPad app 签到,难道不是今天最自然的签到方式吗?

题图:站酷海洛创意

插图:Envoy

专访微信支付耿志军、钱方李英豪:要共和,不帝国


6月23日,钱方联合微信支付、分众传媒宣布推出基于LBS社交、限时特卖的智慧商圈“好近”。随后,36氪对微信支付副总耿志军、钱方CEO李英豪进行了专访。

支付工具的想象力有多大?

给我的第一个印象就是,钱方和微信支付都没想“本分”地做一个交易支付工具。

“我们团队从来都没有把微信支付当成简单的支付工具来做。”耿志军告诉我,微信支付团队这样定位自己。

当我问李英豪钱方和乐刷、盒子有什么不同的地方时,李英豪说:“我觉得乐刷和盒子的定位可能还是一个创新的移动支付公司,而我们这边更愿意把支付作为一个切入点。”

从工具开始而又不止于工具,也是微信支付和钱方合拍的原因之一。李英豪说:“钱方一直都和微信有合作,去年下半年的时候,我们就和微信在探讨本地商圈方面合作的可能性,后来在春节期间开始试点,敲定了这次合作的打法、策略,后来又和分众传媒那边达成合作。”

不过,眼下各种以移动支付为基石,搭建的所谓的智慧商圈,对于微信来说也是无心插柳之作。“商圈这个概念真的不是我们提出的”,耿志军称,“有时候我们也很意外,就像前阶段,西安税务局开始用微信支付进行税务缴费,完全是他们的自发行为。”

不能既当裁判又做运动员

在我看来,之所以围绕微信支付能够搭建商圈生态,微信方面开放的姿态是其中重要的一环。

我问耿志军:“微信支付和支付宝都在拓展线下支付场景,因为快速跑马圈地的原因,微信支付将重心放在了大型连锁商超等场所,中小型商户没有精力吃,而钱方手里有中小商户资源,这是钱方和微信支付合作的原因。我可以这样理解吗?”

“可以这样理解。是这样的,微信支付是个底层的基础,我们肯定不会做钱方要做的事。从去年开始,我们也要求团队成员不能自己跑客户,因为那是钱方这样的公司的事情。事实上我们也跑不过来,微信支付团队也就100多人,怎么跑得过来?因为行业太多了,去年我们还规划选择了30个行业作为标杆,出台了智慧解决方案,今年我们就宽泛了很多。我们要做的就是底层,然后帮助钱方这样的企业。”耿志军说。

“微信出台了这些行业智慧解决方案,靠什么推动行业采用这个方案?”我问。“微信方面肯定是不会自己直接参与行业改造的,我们只是提供给行业从业者一个进阶版的参考方案,以及工具、接口、平台。重点依靠第三方与开发者来实现智慧解决方案的落地,我们也会返还一部分费率返佣给到重点合作伙伴,鼓励他们逐步改造自己的行业。”

我问李英豪:“从实际使用体验看,微信支付肯定比类Square模式的钱方支付来得舒服,不担心微信以后腾出手来调转枪口吗?”

李英豪说:“钱方完全不担心这个问题,因为我们正是看到微信方面的开放,才确定了钱方未来的发展战略。开放有真开放,也有假开放,最怕的就是既当裁判又做运动员,那就没办法玩了。但是微信开放的接口就摆在那里,你就可以做出判断。我觉得钱方和微信支付的角色分工还是很明确的。”

“那微信也会和乐刷、盒子合作吗?”我问道。“当然,微信这边的态度是开放的,不排斥和任何企业合作。”耿志军称。

“微信就像上游的水,只要控制好流量和成本就好了,至于下游是拿来煮饭还是煲汤,是下游自己的事。”李英豪说。微信的开放态度,同样也是钱方的姿态,“钱方同样也会和支付宝合作。”

外来和尚不一定好念经

“一直有流传Apple Pay和银联、支付宝合作的绯闻,既然微信的态度这么开放,对于即将入华的Apple Pay,会考虑合作吗?”我问。

“反正微信这边的态度是开放,欢迎任何合作伙伴。”耿志军说。

“就支付体验来说,Apple Pay为代表的NFC支付会更便捷,怎样看待Apple Pay即将入华?”

李英豪说:“简不简单,有时候不能光看表面。NFC支付用起来的确很简单,只要拿起来刷一下就好,但是不能单单看到那一秒的便捷。在那个一秒钟便捷的后面,还有各种各样的麻烦,譬如商户机器的改造。中国移动在NFC这个事上花了几个亿,一个上海都没做起来。”

快问快答

微信支付用户的地域分布是怎样的?

耿志军:“绑卡用户地域分布方面真没注意,但是用户数到了这样一个量级,基本上还是正态分布。”

微信支付的提现速度是比较慢的,目前有什么解决方案吗?

耿志军:“这个我们正在做,应该在近期就会有提升,至少能做到当天提现当天到账。其实也并不是技术方面的问题,各家的技术其实都差不多。这主要是银行方面的配合问题,包括储备金、风控等因素。”

李英豪:“这个钱方可能比微信支付更早知道其中的过程,因为我们一直和银行打交道。其实并不是不想提速,而是银行系统的操作速度是固定的。”

有不少用户觉得在微信这样的社交底子的软件上支付,有一种不安全的感觉,包括微信支付输完密码后不需要按确定键,微信方面怎么看?

耿志军:“这其实都是用户的一种感觉吧。按一次确定键就会更安全吗?肯定也不会。这个只能慢慢改变,用户用多了自然就会习惯,现在微信每天有几千万比交易,还没出现什么要赔付的,这就说明很安全。当然我们也一直在加强支付安全,包括推出全额赔付、指纹支付,限制红包金额上限等,微信支付内部也有专门的风控团队。我们之所以这样设计,也是为了用户支付更便捷。”

李英豪:“安全和便捷,其实是天平的两端。钱方当年推出QPOS时,商户也会觉得不安全,但是用着用着就习惯了。绝对的安全是没有的,最重要的是用户使用起来要感到方便。”

传闻去年的红包大战,微信内部提前了半年准备,今年有了更多的微信支付用户,现在已经开始准备今年的红包大战了吗?

耿志军笑着说:“没那么夸张,现在还没有准备。”

原创文章,作者:feng

“火球理财”发布挂钩沪深300的结构化理财产品“对冲乐”,A股大跌也能赚钱


A股上周从5100多点大跌到4400多点相信让很多人荷包缩水,而A股大盘最近还将继续调整,不知何时会触底反弹。在A股下跌的大背景下,“火球理财”App推出了挂钩沪深300的结构化理财产品“对冲乐”,让用户可以通过这个产品对冲股市的风险,在股市下跌时反而获得更高的收益率。Image title

对冲乐(1期)挂钩沪深300指数,投资期限为3个月,年化收益最低8%、最高23%,具体年化收益会根据产品2个月观察期后的沪深300走向在8-23%这个范围内浮动,浮动的规则是:

  • 2个月观察期结束时,沪深300指数跌幅在15%以内的话,对应年化8%;
  • 沪深300指数跌幅在15%-20%,对应年化12.5% ;
  • 沪深300指数跌幅在20%-25%,对应年化16% ;
  • 沪深300指数跌幅在25%-30%,对应年化19.5% ;
  • 沪深300指数跌幅在30%以上,对应年化23% ;

火球网创始人兼CEO孟庆彪告诉36氪,“对冲乐”采用的是“收益互换”模式,每一期对冲乐(或者以后其它结构化理财产品)的背后依然是固定收益债权,但火球公司会根据证券市场的情况拿出一部分自有资金买入证券衍生品对冲风险,并争取获得高弹性收益。如果这部分弹性收益超过债权的固定收益,火球网会按照产品规则将这部分收益无条件转让给购买对冲乐的用户;如果弹性收益没有超过债权固定收益,对冲乐用户将依然享受保底的固定年化收益。

不过,通过分析对冲乐的规则我们可以看到,如果在观察期结束后的1个月里沪深300指数跌了30%(也就是沪深300指数的年化跌幅达到12×30%=360%),用户通过对冲乐只能获得23%的年化收益。也就是说,对冲乐的确可以帮助用户对冲股市风险,但只能是一小部分。

原创文章,作者:女王丁丁